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

書之封面圖

在作一份記錄,於網上尋找一些書本的封面圖。這動作有時並不容易。

我想找書本的封面正面圖,端端正正、完完整整的,不必十分高解和大呎吋,一般清楚已 OK。以前在網上書店中,大部份書本的介紹版面都附有封面照;點擊細小相片後,會有張較大、較清晰的版本顯示,我採用那個大的圖檔已經滿意。

後來愈來愈多網上書店會在相片上加上自己的印花、標記,當標記蓋住了封面一部分時,用「小畫家」之類簡單軟件把它們移走後,封面便會變得不完整。

───如果移走了的是純色的一塊,有時還可用簡單軟件功能補上,但若是有特效的話,我便處理不來了。


再近期一點,連正面照也難找,周圍找到的,都是有一定偏斜角度的書影。這在視覺上有所變化,是更好的選擇,不過卻不適合我的用途。

說到這種斜放封面圖,我想應是有一種專用的生成軟件,用家提供書面及書脊的圖案後,便可以簡單合成。但不知為什麼,這種相片中的書本,看起來都是甚厚的,即使原書只是薄薄一本,也顯示出有相當厚度,不知是軟件的設計如此,抑或是我的錯覺?

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

車上蟻


拍了相片,但車子行駛之中顛簸,又要以功能不高的平板電腦近距離拍攝,拍得的影像甚低,基本上,可以說是「拍不到」,只是聊作記錄。

近期幾次,坐在巴士之上,窗邊都見到有螞蟻行走。不是個別的一隻兩隻,是最少十多隻像很多時看到的,在列隊前進,而又間中有一兩隻往相反方向走,行行停停的,似正在協調大隊。

這些螞蟻的行動,「正常」之至。───若果不是在巴士上看到,而是在街道旁甚至家中廚房,實在是尋常現象,可能會反思是否要搞好衛生,而不會覺得十分奇怪的。但在巴士上,則令人疑惑。

常有人在巴士上飲食,招惹到螞蟻並不出奇。螞蟻列隊,常是往來巢穴,則不得叫人想到:莫非這些螞蟻不是偶然被食物從別處吸引來的,而是在該輛巴士之上,建了個窩?但我幾次坐的,又應該不是相同的巴士啊。

奇怪。

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

風波難息

今年風暴消息甚多,熱帶氣旋/颱風/颶風數目多而且影響大,世界各處的風災新聞經常聽到。在友儕間,每當有風吹草動有機會懸掛風球,便開始在 Facebook 及手機群組上通消息,齊齊關注會否出現額外假期。

早陣子有兩個熱帶氣旋一左一右趨近香港,最後又各自繞彎它去。由於在香港並無因這兩個熱帶氣旋而掛起風球,我便沒再理會,隔了幾天,我開啟「我的天文台」應用程式,赫然見到又有提供熱帶氣旋路線圖。怎麼這次沒聽朋友提過?


進入有關版面一看,原來顯示的,是之前兩個熱帶氣旋其中之一的資料;風已遠走北上,卻未消散,看來都不會再影響到香港的了,但仍保留了在系統中。

大概是有熱帶氣旋進入有機會影響香港的範圍,便會作出提示,卻沒有「退場機制」,熱帶氣旋一天不消散,提示都會繼續保留?

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

平凡難尋

很多外語電影的英文名稱都簡單直接到極,中文片名則要多花許多心機,在名字中加入多一些訊息。

近日有部電影,原名「IT」,非乃「資訊科技」(Information Technology) 的略稱「I.T.」,而是第三身單數指稱「牠」或「它」。

這種平凡得很的名稱,用作關鍵字到網上搜尋相關資料時,相當欺人,即使加添些資料性質的分類,例如「IT 電影」,可把搜索範圍收窄點兒,不過找出的結局還是會有大量不相關、不需要的資訊。

在中國內地有位作者筆名「那多」。我追捧過他的一些科幻故事,曾試過在網上找他的作品清單,誰知他的名稱二字,常見到極點,那找出來的搜尋結果會是多麼的海量啊!

書名/人名/電影名太過普通,要精準有效地追尋到相關的內容,殊不容易哩。

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

九型餅格

有公司以「九型人格」概念推廣月餅,拍了九條廣告;當多條廣告連續播出時,相當吸引眼球。

自然地,該公司是以世上存在多種人格,以突顯他們旗下有多種口味月餅,不過又並沒有特別地把哪種特定人格和哪種特定款式月餅掛勾。甚至廣告推出已有一段時間,觀眾都能數出「九型人格」是哪九型時,都未必能講得出一款特別口味月餅的名字。───也許有些朋友,連那家其實是什麼公司亦講不出來。 ( 雖然廣告的結尾語已很「洗腦」。 )

有些廣告就是紅了廣告,卻未能令消費者把廣告跟特定品牌聯想起來,若出現這情況,無論廣告如何火紅,廣告計劃也應不算成功了。這個「九型人格」系列,明顯避開特定商品,主要推廣公司在消費者腦海中的浮現名次,我覺得也頗成功。

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

賣萌化


周日難得早起而又沒事出門,在家中看到電視中有套日本特攝片的尾段,在輕快的音樂下,超人、怪獸都在像「櫻桃小丸子」的角色般載歌載舞,稀裡古怪的舞姿,叫人哭笑不得。

現在的超人片集都似必要加入搞笑元素,角色造型常在賣萌,武器裝備式樣多多,相當千篇一律。超人應有超人的格調啊,總是搞笑的我有點兒抗拒,自然,這是我個人口味,難與大趨勢相左。

小說也出現賣萌化,就算是不特別針對年輕人市場的書本,就算書中主角本不是青少年,常會有個繪畫得日本化的封面,畫面上的角色看起來都似仍在就學。

有不少著名小說,主角都是中年以上的,但改編成漫畫、劇集等,通通年輕化。可能,萌化了的封面可以吸引到一些本來不會捧場的年輕客人,但會否又同時令到年長客人誤會作品太過跳脫,而錯過了呢?我覺得這可能性是存在的。

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

發洩品


收到宣傳電郵,標題有「發洩神器巨型 USB Enter 鍵」,本來不明所以,直至看到相片,才明白少許。

要拿這東西來拳打腳踼發洩,和用枕頭何異?為何要花近百元買個放在桌上?又為何會有「USB」功能?原來這東西,插了在電腦之上,真可代替本來鍵盤上的「Enter」鍵使用!

設計搞笑之至。香港人真有那麼多怨氣要即時發洩出來才行,稍待不得?之前已見過有什麼手指陀螺之類的產物以解人們手癢之用啊。世人真是煩燥者多?

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

厚書

有機會遇上了,稍作猶豫,便一咬牙的買下了陳浩基的新書「網內人」。

對於陳浩基的作品,水準是有信心的。猶豫是因為這本書甚厚,一來價錢較高,二來攜帶不便;若只留在家中有空時閱讀,則這本書不知要經多少時間才可以消化得完了。


有些文學作品,篇幅較長,從前做法,有時會分為上下冊或甚是三冊出售;現今市道不同,若是分冊分售,有可能連第一冊都銷不好,便連第二、第三冊都不知推不推出好了,倒不如一次過賭一舖。

───所謂「賭一舖」的說法是我等外行人的外行話,是否真相不得而知。市場上的厚書愈來愈多,則應不是錯覺。

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

撤換


中國內地收緊廢紙回收,造成香港多個相關行業出現連鎖反應;本地出版業本已陷於低潮,若如上世紀某個時期紙價不斷上升,報刊結束消息增多不是過濾。

香港除以製造業揚名外,曾有個「轉口港」的身分也很吃重,不過時移勢易,當昔日需要由別處轉口貨品的地方變成可以直接入口時,這角色便不再需要。出口廢紙的情況其實有點類似,不過平穩了那麼多年,大家都欠缺了危機意識,以為有事情可以長做長有。

眾所周知,大凡有新款手提電話推出,香港人必是最先的重要用家之一,其中也造就出幾許炒風,替不少人帶來些外快。我們常可購置最新電話,一定程度上也因為可把舊機售出,把回收金錢幫補一下新機成本;而舊機有價,因為對於某些「較落後地區」的朋友來說,那些舊款機的功能和價格正好合適。

但「較落後地區」是否會永遠落後於香港?若外地不再需要香港市民銷出的二手手提電話,情況又會如何?似乎不是有那麼多人想過。

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

註銷書本

我知道不少朋友和我一樣,一些買了回家的書可能一直都沒有閱讀。那些書在購入之時,我們已經有閱讀的打算,尚且如此,公共圖書館添置的書往往是「預計有市民會閱讀」,多了一層不肯定因素,結果出現失衡,原來書本的借閱率甚低的情況,絕不稀奇。

常聽到提及在書店中陳列的新書,展示期愈來愈短,因為書店地方有限,而新書推出甚多,儲存成本太高所致。那便也可以理解,公共圖書館也是不能無限量地收藏每天海量的出版物,但是把不打算再存放的書本,當成廢紙處理的做法,實在叫人難以接受。


但又有哪些其它更好的方法處理呢?送贈出去?若我知道很固定地會有些二手書由公共圖書館送出,莫說買書,甚至借書的動作,可能也免了。

有些朋友想看港漫而想減省成本的,便到二手書店購買剛過期不久的書,接受「滯後閱讀」來節省金錢。

又是以漫畫為例,我知道現在有一些「救書員」,會接收別人本打算當廢紙棄置的書本,再作轉售,但這一定程度上,只是把本來分散多處的書集中到一處而已,若久沒人需要,累積起來,大概最後也是被運往堆填區一途。公共圖書館的藏書面對之問題,應也類似。

真是難題。

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

「亞視」與「佳視」

家居處寬頻服務被壟斷,所以要再參加一個新的計劃;而計劃選項間的費用相差太近,便順帶開始了採用「無線電視」的「MyTV Super」。

有了這個機頂盒後,可供選擇的電視頻道多了,不過始終閒時太少,主要功能,還是在錯過了節目後重溫之用。

近日發現在外購節目的一欄中,原來放置了一些「無線電視」購入的「亞洲電視」和「佳藝電視」之劇集,真是驚喜。

第一套選看的電視劇,是當年兩台爭拍同一題材的「俠盜風流」,由潘志文飾演盜帥的版本。古龍筆下的「楚留香故事」內容何其豐富,那時候只拍了八集,但主要脈絡仍在,亦甚有古著味道,編劇者真是高手!

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

零食何名

收到一張關於懷舊零食的圖片。製作這張圖片的人,年齡大概也是如我輩者,所以我曾吃過幾乎所有清單上的零食,絕不稀奇。


但是當中的「欣欣杯」我卻不知何物。

若這清單有配圖,看到物品的模樣,也許一眼便可看出是哪種零食的,偏偏沒圖,便連猜也沒得猜了。

事實上,清單上的名字,很多都未必是正名,但全港各地的青少年各自為零食命名,約定俗成之下,居然大同小異;就算大家的稱呼並不雷同,聽到別人所講,也都能知道對方是何所指。這樣便形成了一代文化。

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

變質拍賣

曾幾何時,Yahoo 香港運作很暢順,Yahoo Blog 是用戶互動性最強的部落格平台,而 Yahoo 拍賣則連本地的 eBay 也超越了。

早幾年,Yahoo Blog 突然被公司全盤放棄了;今天,Yahoo 拍賣又開始變質,前途未卜。

拍賣最基本運作,就是讓準買家競價,Yahoo 拍賣系統提供的「直購價」才應是特別安排,現在,居然相反地,不再支援競價,全要設定直購價錢。這便變成了純粹的網上售賣平台,而非拍賣場了。

好像說現階段無論拍賣品的「直購價」如何,收費一律 HK$1,「直至另行通知」。對很多本來就是以直購方式發售的貨品來說,成本會低了,但在如此氛圍下,卻不知到底 Yahoo 拍賣這平台未來會有多大變化了,可能像 Yahoo Blog 一樣,多番變化,最終消失了哩。



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

有人駕駛

現在收看免費電視,即使同是收看「直播」,也有兩種方法,一是直接用電視收看,一是經機頂盒之類器材,經數碼方式收看。曾在食肆中見到擺放了兩部電視機,都是在播放著同一個電視頻道的節目,兩者內容,卻有著數十秒的時間差距,並不同步。

我個人猜想,這是因為刻意把數碼播放延後一點,以便工作人員遇上那些購買版權回來播放的內容,雖可在「直播」中放映,卻不能在甚它地方「二次放映」時,立即動手以另外的視訊片段代替。

聞說昔日「三大才子」主持的「今夜不設訪」也刻意地把所謂「直播」延後數秒,萬一主持衝口而出粗言穢語時,也可及時作出滅聲。


香港傳媒史上,還有兩個傳奇節目。一是在「亞洲電視」,夜深收台後,用攝影機拍著一個大水缸中魚兒動態,名之曰「魚樂無窮」;二是一個名叫「無人駕駛」的電台節目,任人打電話上去自行發言,直至收線,常聽到有人打去只特地試驗是否真的無人接聽,於是電話接通後,「喂喂喂」多下後再加一吢「真的沒有人啊」然後收線的例子,相當之多。

「無人駕駛」名雖如此,實際當然是有人駕駛。除了有聽眾有心佔著線路一直講下去時,會有人可手動斷線外,內容也是延後多秒才播出的,有工作人員監聽,若遇上不良說話,有需要時隨時滅聲。

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

周星馳笑片

不時有朋友把周星馳電影的片段放到 Facebook 上分享。許多都是已經看過了,而且看過也不止一次兩次,恐怕超過十次了,但每次再看,還是忍俊不禁。經典即是經典;天才即是天才。


周星馳的笑片,即使已是十多二十年前的電影,我們還是能記得不少小角色的名字,還能背得出不少當中的對白,要做到這效果,已經十分不易;已熟知情節和對白的搞笑場面,重看時還可以自然地笑得出來,難度之高,超乎想像。

我們都知道,周星馳的電影笑點,很多是來自對白,但是原來的廣州話對白,譯成普通話版本後,在中國大陸市場仍可叫觀眾入腦,怎不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?

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

物非人非


工作需要到 Google Map 上找資料,看到一張元朗「雞地」一帶的舊相片;只是拍於 2001 年,也只是六年左右時間,已覺物非人非了。

有些舊日商舖,我也有印象,知道是曾經在該處落點的,但有些商舖,實在記不起原來曾在那位置出現過,而且更會詫異:「這帶全是飲食,原來曾有過美容店和髮廊?」

單以元朗為例,有些品牌,全盛時在區內有多家分店,如「華香雞」和西餐廳「都靈」等,一下子,便連一家也不存了。現在燒臘店「利興」及其相關食肆,在元朗數目大增至近雙位,不過據說,還在計劃增加。

時日如飛,過兩年重看今天,很可能又大大不同了。

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

各取一方


有些差不多意思的詞彙,南北採用時各取其中一個字,形成大家不同的叫法,這種情況,頗不鮮見,相當有趣。

例如有「光亮」一詞,南方叫「月光」的,北方叫「月亮」。

有篇文章訪問「香港漫畫圖鑑」作者,論及「漫畫」和「連環圖」的區別。「連環圖」是本地用語,在北方多用「連環畫」,也是「圖畫」二字中,各取其一。

Firework 一物,香港向來稱為「煙花」,近年和北方趨一致,叫「煙火」。日本稱之為「花火」,正好是「煙花」的「花」和「煙火」的「火」之結合,不知是否更早年代的叫法,當年傳到日本後保留傳承了下來?

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

大廈年份


舊式大廈,不少有個特色,在外牆大字表名樓宇名稱處,會註明建造年份。如今看來,甚為有趣。

我自小在圍村居住,但有個情況在我們處倒沒見到,別的村中並不鮮見,便是建好的三層高平房頂處,有個大型阿拉伯數目字的年份,就是記錄了落成之時。

當年為何有這種風氣,算是個謎,起碼我個人設想,都想不出必要這樣個的理由,只好說是潮流做法,大家因循模仿所致吧。

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

故事重演

故事又重演,手提電話再遺失了一次。

周末外出工作,忽然發現手機不見了,以為遺留了在家中,後來收到家人 Whatsapp,原來留下了在巴士之上,被拾到了,要到某巴士站站長室領回。在此多謝巴士公司眾人及港鐵公司員工幫忙。


能取回電話,當然主要是因為經手者路不拾遺,不過相信和我的手提沒有令人「拾遺」的吸引力,不無關係。雖是名牌,卻是舊款,非智能,兼且屏幕有裂痕,拿去售賣,都不知能否出手。

這次發現電話不在身上,感覺相當平靜,一來是因為以為只是留了在家中,二來電話中無重要相片、訊息,電話簿的號碼又多是在平板電腦中都有備存,就算失去了也只是一部售價三兩百元的手機,不必心焦。

這故事重演,當中似有個教訓在。

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

「書法尖」

昨天「龍之天地」網誌採用的插圖,相片中的鋼筆咀有點兒上翹,並不是受到破壞,而是廠商有意為之,有人稱之為「書法尖」。

以「書法」為名,正因為這種筆咀有了點弧度和曲線後,書寫之時,寬度變化大了許多,能夠寫出類似毛筆字的形態,極美。在網上可以找到不少採用這種筆咀書寫時的視訊,在此僅信手取一作例,大家可看到這種筆咀美妙之處。


Blog 友學習書法,原來一直想找這種鋼筆,經「淘寶」購買,卻說買了幾次都買錯。我到網上去看,見到售賣這種鋼筆的賣場,少見用「書法尖」稱呼之,但多見有「彎筆尖」等字,於是告訴 Blog 友,他大感恍然。至於之後他能否順利買到心頭好,我便不清楚了。

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

筆陣


看過不少相片,把同系列不同款式的筆,或完全不同種類的筆,有規律地排列起來,都十分有美感。
筆,作為書寫工具,每一枝在設計之時,都注入了創作者的心毘,可能在不同位置的形狀呈現也有其目的,每個環節的物料和顏色配合都經過斟酌,每項功能的取捨也有其考慮,出來的產物,都已經有它的美感;把不同的筆放在一起,有種互擅各長、爭妍鬥麗的感覺,美感更增。

倪匡寫過一系列「我看金庸小說」的書,最初的台灣版本,封面上有多柄劍並列起來,也有著同類的美感。每看到這種相片,感覺都很舒服。

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

「黃霑」


黃霑何人,相信不必多介紹。───就算有人同名同姓,我們聽到這兩個字時,也會先想起大家熟悉的「不文霑」。

二手市場買入一本文集,「明窗」出版,作者黃霑。

黃霑寫文章,並不稀奇;黃霑出的書,也見過不少。卻沒見過有散文集如此特別,書名和作者名相同,就叫「黃霑」。

不是什麼「黃霑隨筆」、「黃霑周記」、「黃霑XX」的,就只是「黃霑」二字!

這樣的書名,各位遇見過沒有?

2017年8月31日 星期四

舊專欄

正在整理一些舊香港漫畫內的舊專欄文字。

執拾地方時,本來要處理一些漫畫,忽然不知不覺間翻看起來,而且看完一本又一本,停不住,這種經驗,不少朋友都試過,不過通常重看的都是漫畫本身的內容,再次細看文字專欄的情況比較少。


所整理的那些文字,大約是 1980 年代初期所寫的,那時候是港漫「黃金時期」的開始,執筆的漫畫人,寫同事,寫畫畫,寫行業,寫玩樂,都是那麼純樸有趣。

有時執筆者寫他們喜歡閱讀的漫畫,突然才想起他們除了是製作人之外,很多時也和我們一樣,本身就是漫畫的讀者。

有時他們寫工作時的點滴細節,讓身為漫畫迷的我們,更能了解作品製作背後的故事。

有些專欄寫同事間的互助,因為知道在若干年月之後,兩位───或以上───當事人關係轉差了,所以看到那時那刻好朋友之間的關愛,卻別人傷懷。

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

地球的寂寞

朋友在 Facebook 上提及一本書,書名「寂寞的地球」,副題「宇宙唯一有複雜生命的行星」。

書名簡單直接,已道明了作者的見解,至於是如何分析,達致如此結論的,便不在此討論了。我的想法,並不完全和這書作者相同,不過認為「地球寂寞」的想法則一樣。


許多朋友以太空的浩瀚宏大,所以根據或然率推想,在況如無邊的空間中,說某種生命形式只在一處出現過,很難令人置信。

在這一說上我是認同的。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,時間也是況如無邊的,在高級生命分布如此稀疏的太空中,兩種高級的生命同時出現的機會率又有多高?要「同時」出現,因為當一種生命殞滅了,再過一千年另一種生命才誕生,那麼兩種生命之間便難以有所交集了。而在茫茫時間線上,一千年又算得了什麼?

所以當我們在「空間」之上加上「時間」的因素來考慮,說地球人類是當下的唯一,不是沒可能的。

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

「曼德拉效應」

從網友的分享中,首次知道有「曼德拉效應」 (The Mandela Effect) 這個名稱,但又覺得似乎以前真的遇過類似的事情。

據找到的資料理解,「曼德拉現象」的意思是集體記憶與現實不相符。───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群人的記憶。名稱的由來是:曼德拉是上世紀 80 年代的南非總統,在 2010 年時有一個網誌寫手發現有不少人跟他有相同的記憶,就是曼德拉已在 80 年代死在監獄裏了;他們甚至還記得新聞有大肆報導這件事,人們還記得看過他喪禮的影片。可是現實卻是曼德拉在 2013 年才去世!


記得曾幫趁過某店,但有人跟你說那時期該店早已結業;記得某名人做過某件事情且看過有關報導,但沒有其他人記得,而且亦再找不到證據;童年時看過的漫畫/看過的卡通/吃過的零食,沒有任何其他人記得;以為能信口唱出來的經典金曲歌詞,原來一直都唱錯了。

───這些例子可能未必完全符合「曼德拉效應」的定義,但卻是在我身上發生過。

有人把這種「現象」以「平行宇宙」來解釋。竟搞到這麼大!

2017年8月28日 星期一

人生波折


熱帶氣旋襲港,一個「天鴿」過去了不久,又有一個「帕卡」跟隨;第二個剛走,有人已經預言第三個及第四個短期內將至。

其實也顧不到那麼多,只好「打到來再算」。就像是人生波折,有人預料了將會出現,而且很大機會真的會出現,但在它們出現前,也不能乾擔憂以後如何,然後讓波折之間可用的時間枉過。

剛過去的兩個颱風,幸運地身在家中時,幾乎完全感受不到它們的影響,中間似乎可以空出來的時間,便清理了些積壓了頗久的雜務。工作事務,也不是完全停頓下來的,不過只靠電子系統溝通,效益不高,還是要等風球下了,親身處理。

下個風球,好像叫「珊瑚」?且看是否真的會「打到來」吧。

2017年8月27日 星期日

一波未平

「天鴿」帶來的災情尚未善後好,「帕卡」又至,真要為澳門的朋友祝福。雖然「帕卡」的「威力」應不如「天鴿」大,但也有一定「實力」,不能掉以輕心。

到訪過澳門多次,除了熱門的旅遊點,也坐巴士往一些較邊緣的地帶逛過,當時見到有些舊建築物高層相當殘舊,但又應是有人居住的,便聯想到香港的情況,心想若沒有政策強迫舊樓宇業主定期維修他們的物業,大概沒多少業主會主動執行,那時候一些舊區的房屋,看起來也許亦會如眼前的那些舊屋差不多。


澳門的地區發展頗極端,新發展地帶的賭場,從一邊往另一邊也要走得腳軟,沿途都是華麗的冷氣通道;在舊區的一些樓宇卻建得十分密集,街道之間燈光也不是那麼通明。

「港澳」一詞,經常使用,我們這些鮮到澳門去的人,一直在印象中,把兩地發展想像得同步,卻沒留心澳門的面積比香港還小,一些基建設施,難以做到不假外求,問題一旦發生,影響便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了。

各地的公務人員,風球之下工作,辛苦大家了!

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

庭外明證


一般常識,案件判罪,所有證據都應是在法庭之上呈報、採用及考慮,但非在法庭之上,十分明顯的證據,是否又可用作追溯以動搖已定控罪?

近年見不少刑事案件中,辯方律師以被告知錯為由,成功令被告脫罪或被輕判,之後被告甫離開法院,於記者面前卻得意洋洋的堅持自己沒錯,因而有感。

對於這種近乎戲弄法律的行為,真沒辦法制止?

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

誰是誰?


不少朋友的 Facebook 戶口顯示名稱,都經過多次變改,據說是因為系統採用「實用制」,從前杜撰的網名不再適用。

有些在 Facebook 上遇到的朋友,原來是從前在其它網上活動認識的,那時他們使用另一個網名,所以現在「重逢」,便很多時都不知道原來是舊友。

在 Faceook 的系統記錄中,仍見到有不少「陌生人」的「交友邀請」積壓著,有時想去清理,也不知如何入手,於是又拖延下來。

當中可能包括一些舊友,但若他們不多加一兩句話,讓我知道他們原來是誰 ( 告訴我別的網名 ),大概,那些邀請,將會積壓至天荒地老。

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

風球下的書報攤


有些傳說,聽聞得多,也都相信,不過從沒認真去查證過。例如在元朗的戰前物業,多欠缺契據和建築圖則,一般說法,是當年的「理民府」有過場火災,有關文件都燒掉了。

又例如有人說漫畫「李小龍」當年隨報紙附送的一套撲克牌,一天送一張,連續 52 天,而52 張中有一張特別難找,因為那天香港十號風球,很多書報攤都沒營業,市民亦少外出購物所致。

經年的漫畫贈品,在二手市場有價,一套撲克牌,欠缺一張便價值不同,若有當時,就算是十號風球也會冒雨出外購買。

這種「事後孔明」式的說話,唯有一笑置之。像剛掃過香港、澳門地區的「天鴿」來說,狂風大雨樹塌水浸,身歷其景才能感受到大自然威力之強勁,如果在昨天風勢最勁時,叫人替你外出只為買份報紙,不招來責罵才怪。

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

舒適食肆

挑選食肆時,食物質素太差,應該不 OK 吧?但也不敢說得那麼肯定。肯定的一點是,若兩家食肆,食物水準相差不遠時,能否坐得舒適,是我選食肆時的一大關鍵。

坐得舒適,是除了周圍環境和店舖陳設等「硬件」因素外,還包括其它「軟件」因素的一種「有機結合」。

也算「硬件」因素之一的,是座椅。對我而言,座椅的高度、硬度相當重要,還有「可靠度」───椅子太矮的話,雙腿屈膝時形成銳角,就座時不適,坐久了要起身也辛苦;若椅子不太承托得起體重,又不想跌個四腳朝天的話,所謂「坐著」,變成「半凌空」,其辛苦可知;至於有靠背的椅子,永遠優於沒靠背的椅子,當然。


我較喜歡在廂座用餐,有位同事則喜歡挑選獨立的桌子。有些座位,本不是廂座,不過二人對坐時,一方坐在長沙發,一方則是獨立的椅子,也有些廂座的感覺。

廂座以外的桌子,是圓形還是矩形,對食肆的整體感覺影響頗大。若可坐同樣人數,人數少的話,我愛坐方桌,若人數多,便是圓桌之上,互相聊天較易,不過當食肆採用圓桌而桌子之間距離不足時,顧客所坐的椅子靠背常碰撞,便很不舒服。

當打算進食完畢後,還賴著和友人聊聊的話,自然不是每家食肆都可以,這除了看食肆的類別外,還要視乎個別店舖的興旺程度,及店家的接受程度,若店家常以言語、行動、眼光催促的話,當然不會叫人談得舒暢。

「人和」也重要,有些食肆主管常喜在顧客面前教訓下屬,大聲責罵,叫人煩厭,根本不想久留,更別說享受了。

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

暴風將至


「天鴿」步步向香港進逼,本來聽說會考慮懸掛三號風球,突然又聞可能會掛上十號風球,叫人意外。

朋友間仍在討論著「會不會掛風球」,其實從氣象圖上所見,這熱帶氣旋幾乎是直趨香港而來,個人認為,根本沒有掛不掛風球的懸念,差別只在最高會掛什麼風球,以及風球懸掛的時間長短,怎麼卻會以為會完全不掛風球的平靜渡過?

悶熱了許多天,現在說會下雨了,一下便下個六七天,若預測準確,天氣真是很極端啊。

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

統一設計


網友許德成兄把不同的古龍小說封面並排起來,感覺既偉大又漂亮,不過也正正反映了一個常見的問題:同一作者的同一系列小說,出版經年,期間由不同出版社推出,變成在設計上不能統一。

設計的不統一,可能差異到連大小、文字排列方向、揭書方向等都完全兩樣,更別談只是封面、書脊的字型和顏色變化了。

作者可能以為───出版社也可能如此認為───讀者只要看到書中內容便可以了,卻不知當遇上十分喜愛的書,看過以後還想擁有,而購入擁有後,若把全部書擺放在一起,統一設計下那種美感和完滿感,是筆墨難以形容的。

一家出版社把暢銷作品再版時,改動設計,原意雖好,對藏書者來說,卻是個惡夢。

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

搾盡


Blog 友說讀某作家自傳,提及從前因作品有銷路,出版社常施加壓力,迫逼生產更多的小說。不久前重溫「無線電視」一個節目,訪問林家棟,談及昔日在離開電視台之前,身為一線小生,每天日接夜夜接日的拍攝劇集,苦不堪言的情況,想必類近。

有朋友在保險公司工作,成績不俗,公司的壓力,則在力促那朋友「Build Team」,即是不想他只自己努力找生意,而是希望他招聘下屬,以團隊的方式運作,憑更多的人力資源,取得更高的生意額。那朋友對此方式並無興趣,但在公司力催下終於踏上建立團隊之路,期間要兼顧團隊間的協調事宜,煩惱多了,且又因花了不少時間在管理上,個人的生意額又見下滑,這種「吃力不討好」的狀況經過兩三年,才下定決心,跟公司爭取,退回從前作「Happy Agent」( 快樂中介 ) 的生涯。

在公司的角度,一定希望替自己賺錢的人成功,但矛盾的是,又不想他們太過成功,否則他們努力的雄心便會削弱了。有些公司,在前線銷售人員的薪酬制度上,加了限制,若銷售人員有單生意能取得異常豐厚的佣金,那筆佣金卻不會一次過發放,目的當然是害怕銷售人員「發市當三年」,收到鉅款後,便有一段長時間沒動力再去找新生意了。

作家和出版社,銷售人員和公司,彼此之間,既是合作夥伴,又存在爾虞我詐的猜度,有時行事,甚至會有點兒無所不用其極哩。

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

小說作家之才


見到網上有人二手放手這套小說───原名「The Swarm」,中文版「群」是厚厚的兩冊。

這書我沒讀過,據聞故事意念,和倪匡筆下「原振俠故事」中的「海異」類同;而「海異」則只是小小的一冊完故事。

或者從兩個方向來說都可以:倪匡能以一個短短的故事,講清楚一個意念,是利害;「群」的作者能根據一個意念,寫出那麼長的一個故事,也是利害。兩種技巧,都是小說作家應該具備的能力。

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

租奴?


報紙上有篇文章,題目「十年過去,租奴大增」。

香港的房屋供應問題,其大無比,要詳寫的話,寫上幾百本書都可以,在此不提。只是見到「租奴」二字,不禁笑出來。

過去數年,不少人盡力購置了物業,供款辛苦,被人以「樓奴」譏笑;現在因為什麼原因都好,租房子居住的人,又被冠以「租奴」之名,若真介意別人說話者,實在是左右為難。

一直都認為「兩父子帶著驢子去賣」的寓言故事精妙,常可被引用,這次,又是一例。

購了物業未供完款的是奴,租人物業的又是奴,寄人籬下借住的又是奴,天下奴隸何其多!

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

飲品容量


看到網友貼到 Facebook 上的一張「玉泉」牌矮樽裝汽水廣告,才記起有過這種包裝款式。

除了容量較一般的包裝小,樽蓋也是另外的設計,並非傳統有咬齒狀要完全撬起的款式,而是拉揭式的,要勾著拉環把薄蓋扯爛拔走。

飲品包裝只得一種容量選擇的話,會有人因不能一次過飲完,想再封存起來又不能或效果不佳,故索性不買;這是常存的問題,故形成了一個市場空間。

不過情形有些奇怪,例如在超級市場,我們可以看到細小包裝的「維他奶」及鮮奶,卻不見有那種包裝的檸檬茶及菊花茶等。當然,直覺上小朋友胃納小,是小包裝的主要目標顧客之一,但同樣道理下,不少女顧客也應是目標啊,而那批顧客的口味,卻未必會那麼孩子氣。

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

幼稚領導


美國和北韓,兩個國家,各具實力,連核彈都說能製造出來,泱泱大國,現任的兩位領導人,表現起來,卻都幼稚得很,攻訐對方的說話,好似都不必與任何人商討,信口而出,然後才由自家團隊去盡力自圓其說,任性程度,猶與小孩子,令人氣絕。

偏偏其它各國又不能不理會兩個當事人,因為他們身隔萬里,若對戰起來,飛機、戰艦、導彈往來,都是在別人的地方經過,怎能不理?

有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,看到有些任性的小孩子,大吵大鬧,擾人很甚,而帶同他們的的成人,不論是看來像父母也好,像傭人也好,表現得沒有辦法似的,而旁人又沒有身分、角色可以教訓那些小孩,也是無奈。

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

從迷離傷殘案看市民質素

「疑是擄人後再以釘書機書釘傷殘身體」一案峰迴路轉,主動召開記者會揭露情況者,反而被拘留調查。

有人說「用書釘如此自殘身體」的行為難以置信。誠然,但「被用書釘如此傷殘身體後,把書釘保留那麼長的時間不去拔除,期間更如常生活行動」,就算不是更匪夷所思,不也起碼是同樣的難以置信?


現在的香港市民,涉及政治因素的事件時,常出現「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相信,不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不相信」情況。這「無論如何」,即是罔顧事情的客觀真相和各樣可能性的相對高低,以自己的感覺或目的為支持一件事情與否的關鍵。這樣的公民質素很低,而當優質的民主制度遇上低質的公民時,情況可以變得極差。

人們常在討論民主制度的好壞。情形可能是:就算民主制度是極好,也許還不適用於香港,因為以香港市民普遍的質素來看,還不配擁有。

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

地下輕鐵?



據說政府打算把現有的兩條輕鐵路軌,分撥到兩條路上,從而減輕元朗大馬路 ( 青山公路元朗段 ) 的超荷。然後,據說,有人建議不如把輕鐵搬到地底去。

所謂「地下街」、「地下購物街」、「地下城」的概念,頗常被提起,有時,可以造就令地產代理行業的一時興盛。若干年前,尖沙咀碼頭的巴士站遷址及建設「羅馬廣場」,及在銅鑼灣「崇光百貨」前的馬路底建立地下街,引起了不知多少人的無限暇想,帶動舖位升值,產生不少生意,終於,未能成事。

香港本身地小人多,再上現在不少旺區其實開發很早,而不同時代的不同發展商在地下工作,都是自己管自己一套的,形成重重疊疊千絲萬縷許許多多的物料,在地下下糾纏起來;當中可能有不少都是廢置的,但已經極難分辨出來了。

在地底下挖走一公噸泥土,可能當中有 99.99999% 東西都是可棄掉的,但若其中有一樣物事是極關鍵的,被挖走後會引至十分嚴重而且不能挽回的惡果,誰能說得準?誰能擔得起?

「地下城」的意念,大概也只有在由零開始重新發展的地點,才有機會產生的吧?

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

食肆餐具

不同食肆,餐具的安排各異。

有些是客人就座前已經把餐具擺放在桌上的,有些是座位有客人時,店員才會把餐具擺上。

有些食肆是無論客人進食什麼,都是提供同一套餐具的,這種情況在西餐廳和日式食肆中常見;有些食肆是視乎客人所點是什麼食品,才因應地提供餐具,所以同坐一桌的人,可能個個所用的餐具都不相同,這種情況在港式茶餐廳中常見。

近年又時興把餐具都放在桌上或桌子抽屜之中,由客人自助選用的,若因應安排不會令客人就餐時變得擠迫麻煩的話,我個人認為,這種安排甚佳。


有些食肆,只提供中式調匙,若想用西式金屬羮匙便要特地向店員要,未必所有客人好意思開口,唯有自行遷就。服務較貼心的食肆,客人點選麵類時,店員會問客人想要用叉還是用箸。

有些食肆,桌上本無餐具,凡客人剛坐下,店員便即在桌上擺好「標準餐具」,當客人點選的食品和該等餐具不合時,便又把餐具撤換,我認為,如此這般既費時,又容易把未用的餐具弄污,不如等客人點餐後,再安排餐具配合好了。

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

10 個免費圖庫

2017 年 8 月 9 日的「ED 經濟一週」網頁,文章標題「10 個高質免費圖庫」。

習慣了在「龍之天地」這裡都是採用一文配一圖的方式呈現。有時,文章寫好了,配圖卻需時,可能遲了數天才終於補回。

在以上文章,列出了 10個免費圖庫,當中的圖片以 CCO 授權者,都是可供使用者自由複製、修改、散佈或使用於商業用途,不用取得額外的許可授權,亦無須標示出處來源。


我自己並未測試有關圖庫是否如文章所講,既高質又免費,但也先作分享。希望對大家有幫助。


01|BURST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目測數量頗多 ( 實數不詳 )
網站鏈結:https://burst.shopify.com


02|VISUAL HUNT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號稱超過 3 億張! ( 其中一萬多張以 CCO 授權 )
網站鏈結:http://visualhunt.com/


03|UNSPLASH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超過 20 萬張
網站鏈結:http://unsplash.com/


04|FREE STOCK IMAGES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超過 15,000 張
網站鏈結:https://www.freestockimages.ru/free-images


05|MMT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目測數量頗多 ( 實數不詳 )
網站鏈結:https://mmtstock.com


06|PICJUMBO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超過 1,500 張
網站鏈結:https://picjumbo.com


07|BOSS FIGHT
註冊:不需要
網站鏈結:https://bossfight.co


08|STARTUP STOCK PHOTOS
註冊:不需要
網站鏈結:http://startupstockphotos.com


09|攝圖網
註冊:需要
圖片數量:超過 40 萬張
網站鏈結:http://699pic.com/index/invite/from_86744


10|ILLUSTAC
註冊:不需要
圖片數量:超過 9 萬張插圖
網站鏈結:http://en.ac-illust.com

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

新寬頻

多個星期沒有寬頻可用,終於在家居安裝了新的寬頻。

本來申請行動已有拖拉,落實申請後又要過若干天技師才會上門安裝,然後再在次天,買了路由器回家裝好,才算重新和網上世界接軌。不過在新環境下,工作流程仍未重新整理好,平時每天清理的電子郵件、部落格更新、網上拍賣交易、重溫電台節目事宜等,都未回復到一向的步伐。


期間除了利用公司的電腦,就是在戶外時以平板電腦處理上述事情,不過各個網站的「桌面版」和「手機版」運作可以相差頗大,就算是 Yahoo Mail,我在流動裝置閱讀及回覆到電郵,想把檔案附加到信件上時卻是怎也不能成功,有時迫得要回到家中,用手提電腦分享手機數據上網,花費額外金錢了事。

有些家中舊書舊物,本擬放到拍賣網站去清理,現在安裝了新的寬頻,希望可以進行得順利一點,向「斷捨離」行近多半步吧。

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

打手

元朗新開了不少食肆。在網上看到對同一食肆的評語,參差可以很大,雖說人人口味不同,但也令人懷疑有「打手」居中誤導。

若干年前,有朋友介紹一份工作給我,是替某家公司在網上討論區上留言及回答,增加人們對該公司的好感,減少別人對它的反感,從而希望公司的生意得以提升。回想起來,那工作應即是現在所見的「打手」了,儘管那時候並不預期需要經常做假,只看作是一份公共關係的工作。

最後沒有接下那份工作,所以「打手」的生涯如何,不得而知。

每家店舖,能順利成立開張,並能站得住腳,得花許多花機,「打手」們隨意發放的惡言,卻可能令店家的投入毁於一旦。所謂「壞人衣食,如殺人父母」,「打手」們可以辯說是「受人錢財,替人消災」,但如此這般的工作,真能過得了自己良心的一關?


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

公園座椅

公園的座椅,從前幾乎是一律的,走到哪區的哪個公園,都是那些款式;現在不同的公園,可能便有不同的設計,與公園的主設計概念統一。

各種在公園內的座椅,以長椅為主。以前就是木板一道,左右有扶手,中間坐的人或寬或窄,自由調整,真要的話,也可橫臥到一個人;現代設計,主要改變就是防止用者躺臥,所以即使是長椅,也會分成獨立幾格,就坐的人,互不干涉。


個人意見,最令人坐得舒服的,是一種金屬製的單人椅,呈蚌殼開啟狀,雖然比較佔位,不能擺放得多,而且又是硬質,不能就著身體曲線改動,但因沒有刻意地造出形狀擺放特定身體部位,只是一個窩形,反而不同人士使用時也覺舒適。

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

硬臥


在市面行駛中的巴士,有不同型號;不同的巴士,有不同的座位安排和設計。

有種巴士,應是新型,座位卻是硬膠的,好像有回倒退。多年前在中國大陸坐火車,便要選擇「軟臥」和「硬臥」,前者會較舒服。

硬臥最主要的問題是形狀既定,能坐得舒服者便可以一直舒服下去,不能坐得舒服者則會一直不舒服,無論怎樣挪動身體坐姿也沒幫助。

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

課金方式,捲土重來的「熱血少年」


牛佬黃洋達以「課金」形式經營一個「熱血少年漫畫網」。之前我評「熱血少年」時,有略提及一些支持方式,與這「課金」概念類似。

叫做「課金」也好,叫做「打賞」、「捐獻」、「集資」、「眾籌」都好,大致上付出金錢,是以支持某個「行動」或「信念」本身,而不太計較那行動或信念執行時水準如何。這樣打正旗號,反而沒所謂。

像之前的「熱血少年」,以商業方式運作,水準又不夠商業世界的標準,又想付款支持者不作計較,盲目支持,這已經是個錯誤。

這那樣的「受保護環境」下,讀者───或叫購買者更合適───對作品水準無嚴格要求,說能給時間讓資淺作者成長,更是不合邏輯。

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

反正賺不到錢?


最近一年,香港漫畫市場似乎出現了些曙光。說的是「香港漫畫」市場,並不是偏狹的「薄裝港漫」市場。

題材多樣化了,包裝多元化了,各式合作多了,作品趣味高了。

莫說在港漫最輝煌的年代,就是在市道仍不俗的時候,創作及出版,很難完全沒有商業考慮的制肘; 現在市場低迷,「反正也賺不到錢」,製作人反而能豁出去,純粹依從自己的喜好、專長去發揮。

這是好事!

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

物之命?


有過不少次如此的感覺和想法:好像在短時間之內,出現了多宗涉及同類型物品的事故,故懷疑是否如人類一樣,物品在世上「誕生」之時,也同時帶著了命運,也有相沖的日子和時辰。

有時是火車意外,有時是船隻意外,這次,是小型飛機。

真是在連續一兩天之內,世界上出現涉及小型飛機的意外事故數目,比長期平均數高?又或是在新聞報導的編審環節時,製作人員有意無意間把性質相近事件放在一起報導,而造成的錯覺?又或是觀看新聞的人自己產生的錯覺?

意外數字是客觀存在的,雖然統計起來未必很容易,不過理論上要分辨出上述三者到底哪個是真相 ( 又或三者皆非 ) 應是可以做到的,不過應沒有人會做這樣的比較了。

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

遙控機械人大戰


許多年前,看日本漫畫「模型神童三四郎」時,以為現實生活中真能做到故事中所講,那麼靈活細緻的遙控機械人大戰,後來才知道,原來那只是幻想。

到現在,印像中以為過去的遙控機械人對戰技術十分落後時,卻又發現原來未必是那麼一回事。

這段短片,相當有趣。
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asN2WfQsjcc 

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

吊癮


從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處,拿到一份打印的文稿,用的是「環保紙」,即是其中一面已經使用,另一面仍然空白的那種。這種紙張,出版社內存在甚多,不能用於正式公文,但一般的閱讀之列印,正好物盡其用。

就是在那已用的一面紙張上,常可看到未出版的書本的一瞥,讀起來,很吸引,但可讀到的內容卻很少,而且還不一定是連貫和順序的,那便叫人十分吊癮。

那些「未成書」的吸引處,不一而足,可能是題材吸引,可能是作者吸引,可能純粹是內容寫得好。這些書,一鱗半爪地閱讀時覺得好看的,會否當有完整一本在我手上,任我閱讀時,反而不會提得起興趣呢?我常這樣想,但卻又沒有機會做到「實驗」,所以至今仍是一個謎。

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

充電救急站


電子儀器成了現代人隨身用品,因而替那些用品充電又是一大課題。用家會自攜後備電源,商場等地方又會提供免費的充電站讓顧客使用。

現在連巴士上也有充電器了。

我暫只見過而未用過,而聽聞速度不快,一段車程可能只能提升一兩個巴仙的電力。

但可能不少朋友都有共鳴,有時,能令電子儀器從全無電力變成有一兩個 % 電量,幫助已經極大,本來只在機中有記錄的電話號碼,可以查看到,另找電話和朋友通訊,又或可以以 Whatsapp 告訴相約的朋友工具快沒電了,商定碰面地方或方法。差別相當大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