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

「漢化組」的「補全版」

在互聯網上,有不少侵犯版權的行為,把一些讀物化成圖像後,在網上供人瀏覽,賺取金錢。同時,也有人不是出於惡意,就一些創作品進行「二次創作」,在原作的基礎上,產生出自己的創作物。

有些朋友,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侵犯了版權,把外國的圖書或影片,加上本地文字,再免費供人觀看或下載。這種行為,並不少見,行為本身涉及不少工作,又要進行翻譯,又要製作字幕、重新剪輯,勞耗心力,才能把事情完成,最後卻又把產物無償分享出去,如此「無私」的行為,都叫人不知應否加以讚許。

把外地圖書或影片加上漢字的朋友,有個稱呼,叫「漢化組」。

顧名思義,「漢化組」的主要工作,就是把原作中的外文變成漢字。有些漫畫,會把某些聲音繪畫成立體字型的,那便變成了畫面的一部分,「漢化組」若硬把原來的卡通字型刪除,僅代之以相對的漢字,便會把原作畫面破壞了,工程也不小。記得看過一些中譯日本漫畫,原作的一些文字是植了在網點之上的,「漢化組」若只把那地方塗白,之後加上漢字,那處塗白會變得礙眼,所以他們便在補上的字條上加上網點,並盡量令新加網點和原作網點相吻合。「漢化組」若存有這種心思,即使造出來的效果不佳,大家都會欣賞。

盡量減少新加素材對原作的負面影響,已是難得,近日聽得有「漢化組」,更會設法把原作優化了。他們除了處理文字外,因有見於原作作者有事交不出完成稿,即使在日本方面,推出的稿件也只是未著墨或只完成了一半的草稿,竟然自行出錢又出力,找人把那份草稿按照原作者筆觸畫成完整的作品!如此行徑,真是叫人詫異到不得了,值得所有人替他們鼓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更多有關版面可自行在網上以「漢化組補全版」之類關鍵字搜尋,以下報導是其中之一個參考:


https://kknews.cc/zh-hk/comic/8xmkaoe.html

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

主筆數量

年前得友人送贈一本「就這樣繼續吧!」,該書的副題是「馬來西亞當代漫畫人淺訪深談」。後來得知該書再推出了第二卷及第三卷,故託人購買及寄到香港,上個月底收到了。

正在閱讀卷二。和卷一相同,書中採訪的嘉賓,所談到的人名、書名、出版社名稱,甚至地方名稱,對我來說,都是陌生的,不過由各漫畫人述說自己的入行經歷,一路讀來,又覺得有份親切感。也許因為他們談到的工作情況,是常在香港漫畫專欄中聽聞過的。


幾本書的訪談,簡單淺白卻又不沉悶,相當好看。

令人有點黯然是是,見三本書共訪問了 80 多人,主要都是漫畫主筆,而且不乏年青人,想到若在香港要進行同樣項目,數得出的主筆又何來有 80 人之多?

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

透明美


佐敦區有個商場,扶手電梯的周圍都是透明的,相當少見。

機器的運作,通常都是由多個組件互相作用而成,組件和組件之間的相對位置,以及彼此間的配合,需有明確設計,稍有偏差便可能運作不到; 組合的各自運作又會有固定頻率,不同組合的小頻率合起來又會形成一個大頻率,產生出一種恰到好處的和諧節奏,很具美感。

有種音樂盒外殼刻意地造成透明,讓我們可看到內裡零件的仔細運作,增添魅力。

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

高血壓新標準


多年來進行的身體檢查,除了明顯超重外,若根據多項主要指數,就只是血壓處於上限的邊緣水平,其它如膽固醇、血糖等因素,都在所謂「健康」範圍之內。

數年前開始服食降血壓藥,初時醫生說以「140/90」以下作目標,但到稍有進度時,又說目標應是「120/80」。當時我聽到,已有一種醫生在「搬龍門」的感覺。

這兩天見有新聞,說「美國心臟協會」宣布收緊高血壓的標準,由「世界衛生組織」在 2003 年沿用至今的標準,即「上壓140mmHg / 下壓 90mmHg」,收緊至「上壓 130mmHg / 下壓 80mmHg」已屬高血壓,此舉令美國的高血壓患者急增 3,000 萬人云云。

這是一次正式「搬龍門」的動作,但是我發現,即使是經過美國這個「收緊標準」的動作,醫生替我設定的目標水平,早已比起美國的新標準更嚴格啊!

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

搭棚大師?

在香港,大廈外搭建竹棚作維修,是一大特色,不過本地人遇慣了,見怪不怪,少有注視,在外地遊客眼中,才會視作景點,拍照留念。

就算是我們這等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居民,見得多這種「搭棚大師」,其實也還是會碰到些新鮮事的。

可能多數見到的維修都是比較矮小的唐樓,在高處要用的竹枝一根一根地從地面傳遞上去,也不用傳太多次,所以沒印象遇過如此情況:在高層的棚架上吊著龐大膠桶,上面有一堆竹枝插在膠桶內,像筆在筆筒中,應是備用。地面上行人如常往返,不察覺亦不獲通知上面有工程在進行,可能有東西會從高處墮下。



另一個例子,在樓宇外牆的「狗臂架」上舖上竹枝,便成了張「安樂椅」,坐在露天之下,逍遙自在。



香港的「搭棚大師」何其多。

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

高深藝術?


具有藝術性的人事物,不時會令人有莫測高深的感覺;反過來說,有時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,也會被認為具有藝術性。

這個信箱模樣的東西在上海街某舖位前,木製,加上了鎖後,看不到有任何地方可以投入信件,所以實際是否真的信箱,也不能肯定。

因為該舖位常有社區活動舉行,這個我直覺上以為是「信箱」的東西,或者原來是件藝術擺設?

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

打賞


今天的網絡世界,創作容易,發表也易,不過要用成品來賺取金錢,卻殊不易。

既然作品在網上可以免費看到,誰還會掏腰包來買?所以現在有種方式,叫「打賞」,瀏覽者可隨心隨意付款給創作者,通常金額不會很高,能以此為生的創作者甚鮮。

若把這種「打賞」看成是「施捨」,未免太自卑自憐,卻令我不禁聯想到傳奇故事中街頭賣藝後等待圍觀者打賞的情節,傷感難免。

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

「光棍節」

中國國內大型購物網站,若干年前,推出了所謂「光棍節」的噱頭,應是有見於 11 月 11 日寫成「1111」,貌似四根棍棒,所以便以「光棍」為名,推出「節日」。忽然這天,大量特價品推出,許多朋友淘了再算,都不大理會是否真用得著。

常聽人說現在的聖誕節、復活節、父親節都已被商人利用,作為做生意的大理由。那些都還算是本身已有的節日,商人只是「借用」而已;「光棍節」則是不折不扣硬生生由商人由零開始打造出來的。


暫時沒有真正親自從國內淘進任何貨品,卻請過朋友幫忙,購物過一兩次。價錢方面,可以低得難以置信,有時加上大比例的運送費用,總成本也不及在本地購買的兩成,更重要的是,在香港市場根本難以找到類似款式的貨品,所以吸引到香港市民也向國內商人淘買東西,實有理由。

今年的「光棍節」,有關公司更打正旗號一早於香港電視台落廣告宣傳,不知規模又會大到什麼程度了。

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

舊區新訪

在香港區域內,有好些地區是從未到訪的。

有些屋邨名稱,聽人說過,但從不清楚到底在什麼位置,更談不上到過了。近年由於工作需要,有時會首次踏足這些地點,有些在我初訪時,已是有很多新式發展了,例如東涌;也有不少還保留著許多民生社區的舊貌,例如中葵涌一帶。


通常我少到的區域,都是比較遠離鐵路網絡的,所以現在前往,也多是乘搭巴士、小巴。要查找不熟悉的路線,看哪條會經過所在地方;要確定經過目標的街道或建築物;又要懂得在何時/哪個站下車;事後還要找從該處如何離開,因來時的起點未必就是此時的目的地。在在都是挑戰。

很多時,看到許多朋友常說在懷念的舊時生活味道,其實是現在進行式,不是過去式。

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

福字掛曆


在保險公司工作的日子,臨近年底,又會是送贈記事簿、年曆的時候。

這幾年隨著智慧型手提電話橫行,記事簿的使用率已經大減,於是連隨保險公司送出來的記事簿數量也減少。可能有朋友不知道,保險公司的前線銷售人員送出的這些禮物,並非由公司贈送的,而是由銷售人員自己掏腰包買進來送給顧客和準顧客的,若知道買回來後連送出去也會有困難的話,既吃力又不討好的事,自然不會做了。

據非正式統計,現在這種贈品中,最為接收者歡迎和使用的,是大型的掛式月曆,當中,又有不少圖案主調是個大大的「福」字放在當中,所以簡稱「福字掛曆」。

家中商討未來計劃時,常要知道哪天是周日哪天是周末,又哪天是公眾假期,有個實體月曆在手指指點點,比較方便,所以每個家庭中起碼會放一個,支持著它的不衰。

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

應付語言暴力

演講家教授如何應付語言暴力。視頻不長,值得花些時間看看。

我看了兩遍。之後其實應該再花更多的時間反思一下。


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

斷龍

元朗人口愈來愈多,而隨著新屋苑的落成,預期將來會更擠迫。

現時元朗的最基本建設如馬路、行人路等,許多都難以負荷,因為元朗市開發很早,百多年前已是其他區份市民會前往的墟市,當時已有一定框架存在,之後在原有基礎上衍生新建設,便不如天水圍的「嘉湖山莊」差不多是在一幅廣闊土地上從零開始興建,要加公園、要加公路,自由度都大得多。

輕便鐵路的出現,也令元朗的道路生態大變。從前有幾條大街如同樂街等,可以直接走到青山公路另一端去,現時遷就路軌,本來可過路的地方數量大減,本來可以直接過路的地方變成要繞道,路人集中了在某幾個位置,堆積著自然成了問題。


有人提出過在元朗大馬路 ( 即青山公路元朗段 ) 上加建行人天橋。但天橋也要要讓人回到地面的位置,事實是這落腳點如何安插也費煞思量。

區議員不斷要求鐵路公司加多車廂、加多班次,這種「構思」是一定要提出的,因為主要只影響到鐵路公司,而市民一定歡迎的,如此現成的點子,不提出也是白不提出,所以在區議員的參選政綱中十分常見。

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

以為的法律

我們普羅市民,不時對法律有些想當然的直覺,以為事情是會如此或如彼,後來有機會知道原來事實不像我們的預期,便大為錯愕。

例如我們從小到大聽得多關於「非法入境者」的問題,以為既有「非法入境」,當然也會有「非法出境」的罪行,誰知不然。原來一個香港市民不依「正途」,「以自己方法」離境,並沒有罪,這種事情到真的發生了,有人確切地告知我們,大部份人包括我才知道。

近日前特首受審案件,八名陪審員要求解散陪審團獲准,朋友問我之後將會怎處理時,我也以為法庭會組成新的陪審,之後讓新人接舊人棒,繼續之前未完成的判決,所以亦如此作答;不料原來事情竟像會堆倒重來般,要政府再主動作出控告才會啟動,如果原控方基於什麼原因決定不再控告,那麼事件可以就此不了了之。───而且現在現實中的情況,真的像是朝這方向發生了!

居然如此!

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

揀東揀西

不時在網上重溫「香港電台」的節目「講東講西」。當然會挑選題目,但同時也要看是哪些主持人組合。

現任主持人中我還是最鍾愛收聽劉天賜有份主持的內容,主要是因為他夠收歛,很多時他明顯也懂得的東西,亦會舖排給嘉賓說出來,然後又和其他主持互有攻守、交流。相對起來,鄧達智摻雜太多個人意見,有時他聽嘉賓講過的事,又想嘉賓親口道出,他開的前奏,已經說了內容的一小半甚至更多了,到後段才「禮讓」嘉賓說完,那還不如他當是自己的知識分享了更好。


馬鼎盛所擅長的軍事、歷史、政治範疇,本來很能補充我知識上的貧乏,可惜他太自信及要強,對別的嘉賓看法最不能包容,有時硬分對錯,火花四起,令人聽起來不舒服。

這節目的主持人一代一代的更替,還曾刻意地培養年輕的新梯隊接棒,不過我認為效果並不理想。老手的一班,不論任何題目,即使是本來並不熟悉的,或是十分虛無抽象的,都能言之有物,然後你一言我一語接龍之下,全集節目兼具娛樂性及知識性的例子,並不罕見。

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

廢紙回收操守談

較早前因中國大陸收緊回收廢紙的標準,全城回收公司停收廢紙一段時間,造成不少人的不便,這事當時我也在「龍之天地」寫過

那次事件,隨著回收公司恢復正常運作後,社會回復正常,就好像完全沒事發生過一樣。我本來以為那次,當大家都看到原來每天我們會產生、堆積那麼多廢紙時,會有所驚醒,最低限度於個人層面,反思用紙數量及用品包裝的必要性等等,不料整個社會,幾乎了無反應。


這兩天關於回收新例,又有較多報導,我才明白故事多一點。簡化而言,是國內發現收回的廢紙質素太低,雜質多,很多收回的紙已經廢到不能再造;追溯起來,跟「濕水紙皮」脫不了關係,紙張經過濕水,本來用作重造的纖維已經斷裂,不能再用,而當這種損耗品比例太高時,付錢者要求供應者要符合較高標準才收貨,是件十分合理的事。

電視台訪問一位環保人士,該位先生說 ( 大概意思 ) :「有人以為大陸會視香港為兒子,給予特別優待。但即使真的如此,我們自己也要爭氣。」說得真好!

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

零之洞

到書店去尋找一本雜誌,偶然發現許定銘先生有新作「書鄉夢影」,立即買下閱讀。

這書設計甚佳,封面樸素淡雅,內容字體略大而字型漂亮,讀來舒服;一文多圖,又是全彩的,美觀性及資訊性兼備。這本書拿在手中,有種愛不惜手的感覺,要挑剔的是書中有個排版小問題,令我不能暢快。


近年我寫自己的文字,凡年份等遇上「零」字,都是採用圓形符號「○」,例如「一九八零年」便會寫成「一九八○」年。我見現在不少朋友都是這種習慣,不過在實務上,有人用符號「○」,有人用數字「0」,也有人用大楷英文字母「O」,並無固定。而在這書中,編寫也是用這方法,不過所見的用字,都是一個個圈圈,卻是以不同方式處理的,就算同一版面,出現多處,也不統一,這便很礙眼了。

這類談文學源流的書,人名、書名、出版社名、地方名、機構名等等甚多,校對不易,有時校對者還不一定能查找到正字,主要得靠作者確定,在這方面若有出錯,反而可以理解。在排版上容許如此顯眼的前後不一格式,卻是難明。

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

舊廣告難尋

老友在整理關於倪匡先生的資料,問及關於他拍攝過的廣告之事。

倪生所拍廣告,除了相當近年有一個替黑枸杞所做的宣傳外,一向最多人談及的,是「養命酒」的廣告,以及替一家相機公司拍的那個。


「養命酒」廣告無論是在電視上或是報刊上的平面廣告,我都親身見過,相機公司的那廣告則沒有印象。傳聞說法是那是「藝康」牌子的相機,因發音和「倪匡」相似,所以才邀請倪生拍攝廣告,不過這一點好像也未有人提出過確切的定論。

從前的平面廣告,錯過了如此多年,再要尋找,應要往舊雜誌、舊紙堆中鑽,若能鎖定時間在較窄範圍,而廣告又刊登在暢銷刊物上,二手讀物留存世上甚多,應有相當機會遇上的;若連年份也不大確定到,天地茫茫,便要看機緣及運氣了。


2017-1103後記:
有朋友對該「藝康 (Nikon) 相機」的電視廣告有印象,說主要是由倪老兒子倪震推銷,倪老在最後段出一出鏡,倪震叫了一聲「老竇」( 父親之意 ),的確是個玩諧音的意念。

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

圖或文

在報攤及書店中,有時根據一些書的封面猜想那是漫畫,其實是文字書。

有些是輕小說,時興把封面人物畫成很萌的卡通樣,便似是漫畫書;有些封面人物我們知道是著名卡通人物來的,偏偏那些書卻未必是漫畫,而是由漫畫故事改編而成的小說。喜歡看有關漫畫的讀者,未必會喜歡讀有關的純文字書,若不小心買錯,便不妙了。


假如是在書店看到,去問店員,一般可獲知答案,但若是在報攤看到,問售賣者,他們卻未必能回答你到底某本書是漫畫還是文字書,甚至會是由購買者問到,他們才恍然大悟有這可能性的。

報攤進貨時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也會同意?怪哉。

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

老鬼們


相識多年的一位朋友近日有患,本來直覺上又幾乎是衝口而出那句:「那麼後生便有這種病患?」但立即又想到,大家年齡相若,已經不算後生了。

朋友間碰頭少了,相遇之時嘻嘻哈哈過後,通常又會談一輪身體狀況、健康之道,而且很多時,大家都能拿出自己或第一手接觸的親友之個人經驗來分享。

近年關於病事、白事、紅事,知道時,或出席時,都相當平靜,有點看化了的感覺。

和一些朋友,人未真正老,像已成老鬼。

2017年10月30日 星期一

非專業的付錢大爺

細菌先生在 Facebook 分享了如下一張原創圖。


我同意如他所說,這種情況可見於不同的行業和範疇。我個人印象最深刻的例子,是本地漫畫「新著龍虎門」。

「新著龍虎門」是重新演繹的「龍虎門」,所以在許多讀者記憶中,有著不少難忘的角色。作者一面創作,老讀者不斷追問誰誰誰為何還沒有登場,把持不住的創作者,一時先讓某些角色稍稍露一露面算作交代了,然後把把他們收藏著,也有把經典奸奸匆匆地推出,再在一兩期篇幅內把他們了結,到後來,便是一本本來發展得不錯的港漫,漸漸沒落至今。

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

俄國捧場客?

Blogspot 提供多種自動產生的網誌資料記錄,其中之一是按瀏覽者來自什麼國家區分出來的瀏覽次數比較。


最大量捧場客來自香港,十分合理;在加拿大、新加坡、比利時等地,有朋友或親戚,有人支持「龍的天地」,也不奇怪。美國方面數字甚高,不一定是來自該國的瀏覽者,也許只是因為把伺服器安放在美國,是個頗常見的做法。

但,若我們相信這系統功能的準確性的話,則那千多個來自俄羅斯的瀏覽數字何來?叫人摸不著頭腦啊!

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

死在鏡頭前

「無線電視」的「使徒行者 2」已播了大結局。

這劇以臥底行動為主線,人物忠奸難辨,以為是正派的人可能是反派,以為是反派的人可能是正派,還有些以為已死的人卻又會「復生」,叫觀眾難以猜測。


見到有時不止是電視劇,電影、小說、漫畫的作者也會有不想落入俗套者,在表達角色的死亡時希望多添些新意,不一定明刀明槍地看著一個角色倒了下來,由醫生宣布已經死亡才算數,以暗場交代,但由於多年以來那些假死、復生的情節所見太多了,令到觀眾和讀者都已養成一個觀念:沒有在鏡頭前/畫面前交代得清清楚楚結結實實的死亡,未必是真正的死亡。

港漫主筆鄭健和在他的作品中,很肯───或很敢───讓要角死亡,而且可以死得十分乾脆,有時便令讀者懷疑:這個角色不是真的死了吧?一定另有曲折交代的。就連製作人自己在專欄中也有提及過這種「不成文規定」作自嘲。

誰叫現在的故事主角都被描寫成超人一般,那又怎能再教人相信一個角色墮下山崖便即代表死去了?除非那是個閒角。───而且即使是閒色,觀眾和讀者也還不一定相信哩。

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

重畫

「Akira」( 「亞基拉」 ) 是典堂級的日本漫畫,好些香港的漫畫從業員也受過它的感染。除了故事背景和格局在當年領先潮流外,畫面的超精細描繪和迫力,同樣叫人讚嘆。

有朋友分享了網上的一份資料,原來當年「Akira」在連載時最後的一格畫面,於出版單行本時,作者重新繪畫了。構圖大致相同,但處理上卻是帶出完全不同的味道!

讀者的喜好未必和作者一樣,可能有朋友會說寧可保留原圖出書更好。重點是作者和出版社對自己的不斷要求,那種不惜再花金錢、時間、精神去把已完成作品改得更好的精神,最令人讚賞。


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

戲院磅

看到此物,不是在昔日的戲院,而是在今天,於連接荃灣港鐵站的「新之城」商場之中,不過若說是一個磅,大家未必明白是何所指,但把磅和戲院連在一起叫,就算不附任何相片,較年長的朋友應該便知道說的是哪一種款式。

卻不知這是舊時東西,還是複刻之作?


當年在一些戲院的大堂中,會見到這種磅放置著,使用者站在其上,在投幣口中放入硬幣,不一會,在輕微機械運作聲過後,下面小口便會吐出一張小而厚硬的卡紙,在預設文字格式之上,印了一個數字,那便是使用者的體重磅數了。

現在收費 HK$ 2,作為懷舊行為不算昂貴,但未有嘗試,因覺得這種機械的量度不會太準繩,而且未必承受到我的重量。

回想起來,不知看電影和磅體重之間有何關係?

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

四寶

現在於食肆買到的雞紮,多是以「四寶雞紮」為名;哪「四寶」則沒有定律。

雞紮當然有雞件為餡,外面以腐竹包裹住,雞件帶骨的或沒帶骨的都見過。至於另外的「三寶」是什麼呢?近年選材愈來愈馬虎,有些食肆用過那種紅白相間的假蟹柳作為其一,而甚多食肆選擇放入一塊芋頭條,既價廉又易加大雞紮體積。


這個月在元朗遇上兩次比較有好感的四寶雞紮,一家是在新公屋「朗晴邨」地下的小店「包點美食」,至少放條珍珠筍 ( 玉米筍 ) 作餡料也算有點心思;另一家是在大棠路的「老馮茶居」,雞件伴魚肚、豬肚、冬菇作餡料,最像古時風味。

其實回想從前,不同的酒樓茶居所提供的同樣食品,內容也未必一樣,大概也不能說任何食肆的做法是正宗或不正宗,但夾雜太過新派的食材,真能勝過舊時做法的例子,十分罕見。

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

黑白商標

很多企業的商標都有特定顏色,不能輕易改動,只是有時遇上要租用大發展商的舖位,而大發展商較財雄,若要求企業統一跟從周邊的設計風格時,通常都是企業屈服,而非發展商。

在「屯門新城市廣場」那邊,有家在單邊位置的便利店,每當我路過時望到,第一眼看到總會心中一突;即使之前已知道有其事,但到下次看見,仍免不了覺得迷離。

在周邊色彩正常的人事物包圍下,那個大大的為人熟悉的商標,卻是黑白的。


每次看到,我不是想到有懷舊味道,而是想到當有聞人去世時,網上的悼念文章通會附上一張刻意調成黑白的當事人相片。那不是懷舊,而是懷念。

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

郊野公園的垃圾

政府將全面推行新例,在郊野公園內不會再設置垃圾筒,並表示有關決定不會撤回。

據新聞報導,調查結果顯示大部份人都贊同這做法,但只有一半人說會自己帶走垃圾。真詭異!那麼部份老實得奇怪的被訪者,打算怎樣處理他們製造的垃圾?


到郊外遠足也好,燒烤也好,事後總有些垃圾出現;有些是真的沒用的包裝材料,有些是可以繼續使用的東西,但人們選擇把它們棄置掉。

我們若在家中燒烤,事後多會把燒烤叉收好以備下次使用,但若是到郊野公園燒烤,則愈來愈少人會把燒烤叉帶走。一來由於成本不高,二來現代人普遍害怕累贅、害怕麻煩。

新例推行後,郊野公園會變得清潔還是更加骯髒?我們且拭目以待。

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

什麼漫畫?

香港的報攤少了,報攤上擺放的漫畫也少了;日本漫畫也不多,香港漫畫尤少。

港漫的新書,極之鮮見了,新的日本漫畫倒也不時可以在報攤看到。有時見到書名,覺得有些興趣,拿起來前前後後翻看了一遍,用塑膠袋封存著的書,封面封底都並無文字介紹。到底那本書是關於什麼的?畫風又走的是什麼路線?半點提示也沒有。這情況下,也只有把它放下來了。


當然,在封面也會看到些公仔,但很多情況下,繪畫封面的未必就是作者本人,又或者只是作者繪畫而由別人著色的,於是彩稿和黑白稿看起來是截然不同的味道;就算同是作者手筆,封面及內文稿質水準也可以相差甚遠,「進擊的巨人」便是一例。「掛羊頭,賣狗肉」的例子,封面由畫風完全不同的人所代畫,在港漫中也已見過不少。

我知道日本漫畫的中譯本,封面如何設計很多時也在授權條款中規限了,但期望準買家會不明就裡便掏腰包把書本買下來,自信心也太大了吧。

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

「離別鈎」電視劇

家中安裝了電視台的小匣子,可以重溫昔日的一些電視劇集。

回顧數十年,累積起來,雖說可供重溫的只是少部份節目,但想再看的也甚多,一時間看不了,便先把一些劇集加進系統的「收藏」中;在第一批選擇中,除了因當年不在香港沒看過的「原振俠」和趙雅芝楊盼盼主演的「女黑俠木蘭花」外,還有黃樹棠當主角的「離別鈎」。


那些年,電視台改編過的古龍小說甚多。「離別鈎」是我很喜歡的古龍作品,這劇當年又沒細看過,印象模糊,自然要重溫。

原著多部厚冊的「陸小鳳」拍成十集電視劇,篇幅不長的「離別鈎」也是拍成十集電視劇?會拍成什麼模樣呢,叫人好奇。

主演的二人,黃樹棠拍過的電視劇集中,作為第一男主角的可能只此一部了;謝賢飾演狄青麟,帶著的一種貴氣,在那時期,可說不作他人想。那時這劇如何改編,記憶全無,且待看後再作分享,可是鄭少秋所唱的主題曲,歷來也聽過許多遍,甚有印象。


後記:
文中本來寫「那些年,電視台改編過的古龍小說不算十分多,但因『楚留香』和『陸小鳳』太過經典,所以感覺上規模很大。」後經專家許德成兄指正,並臚列出大量劇名,事實俱在,宜改正。在此再謝許兄資訊。

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發燒唱片

很是疏懶,聽過人們說「發燒碟」或「發燒唱片」這名詞已有一段時間了,一直不明所以,又沒去尋找答案。終於,有時間又恰好記得起有這一個疑問,便上網去看資料。

據說「發燒」即是「Hi─Fi」 ( High Fidelity ),「高保真」的意思,所以「發燒唱片」或「Hi─Fi唱片」指的便是錄音優良的唱片,一般適合於專業欣賞,和具有較高的收藏價值。


若說「發燒唱片」定要採用某種制式,或要符音某種資訊密度標種,論製作技巧和科學技術,還有客觀可言,但若以歌曲的經典程度,或甚至以聽眾對歌曲的感覺來作區分,怎可以不主觀?怪不得滿街都是「發燒唱片」或者「發燒天碟」了。

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

「土著」的讀法

從前以手執筆書寫,不是採用電腦中文打字,所以不必受制於「倉頡輸入法」打不出「着」字的不足,「着」便是「着」,「著」便是「著」,至少二十年時間,運用自如,一直無事。到了遇上上述問題,當年「着」字打不出來,或是採取特別軟件在自己電腦上打到,檔案轉到其他用家手上時,卻顯現不出來,唯有妥協,撰稿行文時,一概使用「著」字。


近期看電視台播放的記錄片,所有「土著」二字,那「著」字都讀成「雀」聲而非「箸」聲,跟從小到大所見所聞所學所用不同,覺得十分礙耳。

看網上有些文章,比較「着」、「著」二字,說本是相通,都是指筷子,即是都是「箸」的意思。但在「土著」一詞中,形容原住民為何要用個「著」字呢?在這個特定詞彙中,到底「著」字應如何發音呢?

迷糊了。

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

命名遊戲

有機會看過一本小說的校稿,名家手筆,寫作時玩了些文字遊戲,角色的命名一一呼應,且用字又不尋常,詩詞歌賦之乎者也,真是藝高人膽大。

這種文字遊戲,有時讀者看著看著會漸漸昏頭,就連作者執筆之時,也會寫著寫著昏了頭,把角色弄混了。


倪匡筆下衛斯理的故事,有個叫「茫點」,書中出現了一個叫冷若水的醫生;後來她又在其它故事中出現,但慢慢地,名字卻成了冷若冰葉李華兄撰寫「衛斯理回憶錄」時,還把這個名字的變遷寫了進故事內。

這種命名方法,若所用文字有慣常次序,可助記憶人物關係,例如兩姊妹若一名叫芬而另一叫芳,則因為「芬芳」一詞,會較易搞清哪個是姊哪個是妹。

香港殿堂級漫畫「龍虎門」中,出過一對兄弟,分別叫林谷林峰;後來出現「新著龍虎門」,把舊瓶變成新酒,故事中也有這「無影雙雄」,但兄弟二人的名字卻互換了。我想若他們的名字不是「谷」與「峰」,而是「山」與「谷」,混亂的機會便會低些吧。

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

「港漫已死」活動之死?


有一活動,以「港漫已死?」為題,十分吸引,且參與者又有黃玉郎先生等具代表性人物,可惜舉辦日子在周日,地點又在「中文大學」,交通較曲折,難以參加。

後來,又聽到消息,說這活動取消了。

活動取消原因未明,也不知會否有進一步消息傳出,事情撲朔迷離得很。若有朋友有多些資訊可以披露,歡迎之至。我至今可是連主辦者是誰都沒詳細了解過哩。

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

的士站


風球懸掛之時,風雨飄搖,見街上有人想截輛的士,殊不容易。

元朗有多處豎立了「的士站」牌子的地方,都不常見有的士等候,人們照樣排隊,卻是等了又等,才偶然有些的士因剛好客人在附近下了車,才順便埋站,鮮見有「車等人」的情況。

這等有點兒荒廢感覺之的士站出現,不知與現在的士司機間常藉手機群組互通消息、直接和客人洽談的風氣間,有否關係。

記得到台灣宜蘭旅行時,該處較寧靜,民宿主人告訴我們,所有當地的士都是應召做生意的,不能在街上隨手呼喚,不知是否全縣如此?以香港的條件,應不會朝著如此方向發展吧?

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

收音機之勝

又掛了風球,同一天先掛一號,再轉三號;會否再懸掛更高風球,要視乎情況。

情況是根據預測,熱帶氣旋的移動路線仿如兔子跳躍般,本來雖是朝著香港而來,卻會彎向別個方向,最新路線仍如兔子跳動,卻是一跳再跳,最接近香港的位置應會更近,但在預測中,仍是先朝著香港而來卻又彎向別處。

如此一來,大家都知這叫「卡努」的風球即使真的不會直接襲取香港,但懸掛八號風球的機會卻更大了。


每當這種「可能出現變化」時候,對我個人來說,收音機的重要性好像一下子提高了,勝過電視。

從前電視台發放突發消息,不如收音機般可迅速插入主持人的說話,要打斷原定節目是件大事;現在除了節目調動容易了許多,電視畫面也能同步加插不同的資訊,「及時性」並不遜於收音機。不過若想只聽著節目聲音,以備接收到最新消息的話,我覺得收音機的滋擾性較低,可以開著當成「背景音樂」,不太妨礙到原有的活動。───不論是打算工作還是繼續睡覺。

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

設計背後

有新聞提及一種公共場合設置的座椅,只有單座;因被指十分適合喜歡一人活動的「毒男」使用,定題目的朋友喻之為「『毒」有設計」。


報導中提及開會批出有關建築費用時的考慮,會上自然有人提出了一些理由,而為其他人接受了。那些理由大家認為可接受否,可尋找有關文件閱讀,再自行判斷,這裡特別想指出的一點是:我們日常見到的任何東西,都可能包含了設計者細膩的巧思,但由於我們順理成章地接受了,未必留意到和感受到,更別說言謝了。

我們到「麥當勞」購買「麥樂雞」,可能留意到它們並非形狀一樣,但若該店不主動披露,恐怕沒多少人留意到,原來它們並非一句「不規則」便足以形容的,而是有幾個不同形狀,而且各有名稱───按形狀分別稱為「 Bone 」( 骨 )、「 Boot 」 ( 靴 )、「 Ball 」( 球 )、「 Bell 」 ( 鐘 )。

發言人解釋,他們希望帶給小朋友多一點趣味,並在數量和趣味之間取平衡,「三種大少,五種太怪」,造型設計時亦考慮是否方便蘸醬。

看過一篇文章,說「迪士尼」製作的卡通片畫面中,常藏有玄機,不時有別的故事系列角色客串穿插,又包含一些特定數字。設計師有時在出品中隱藏的小意念,真是低調秘密到不行。


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

作品善終

小說作家或漫畫家終生創作,最後作品未及完成,是種永遠的遺憾。

「紅樓夢」是著名例子之一,雖然有人說此作品已是寫完,只未修繕好,但一來讀者仍是未能得窺作品全豹,無從證實,二來就算作者只餘半成未寫,也是沒人能肯定全由作者完成的話,最後情節安排會否依舊保留。

古龍遺作「獵鷹。賭局」只能完成了過半,現在成品又摻雜了別人的代筆,作者原意情節脈絡如何,便很耐人尋味。


「花生漫畫」( Peanuts ) 作者在去世前把作品正式完結了,是個「安全」的做法,但也不及阿嘉莎。克莉絲蒂「穩鎮」,他在戰爭之時怕生命無常,早替她筆下兩個名角色白羅瑪波小姐各寫好了個結局故事,之後兩系列小說能繼續出版,兩部蓄勢已久的「完結篇」,要待 40 年後才獲推出, 即是「謝幕」( Curtain ) 和「死亡不長眠」 ( Sleeping Murder ) 兩書。

代筆續寫武俠小說,也易被人批評寫不出原作者意思,更何況推理小說?續寫者沒根本不知道原作者的構思,也只能像一些改編日本漫畫的電影般,當拍攝時原作未寫完,便自行構想一個結局出來了,不同的是最後有關漫畫總會有個結局,讀者可以比較兩個版本結局的優劣,但去世了的原作者的作品,卻是永闕了。

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

食物限期

家中儲糧,消耗不快,所以不敢多置,寧可密集一點購買小量,再善用雪櫃冷藏庫擺放。

有些食材,例如豉油,聽聞是沒有所謂「食用限期」的,產品上印著的日期,除可用作區分不同出品批次外,主要就只是為了滿足法例要求。

實務上有「食用限期」和「賞味期」的分別,有些食品過了「限期」少許進食,不會影響健康,卻會影響進食時的享受程度;有些印上「限期」的日子,有些印上生產的日期再輔以食品的賞味期限長短。


對於罐頭食物,略為過期的話我不會擔心太多,因深信廠家絕不能製作得那麼精確,在限期日晚上 12 時前可以放心進食,一超過那個鐘點便完全不能食用的,而廠家決定「限期」時,一定預留額外時間作緩衝。

現在家中食用的牛油,買的都是超級市場內「快到期」的特價品,便宜不止一半,至今無恙。

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是神非神


現在都市人遇上疑難,流行向「Facebook 大神」求助;戲稱是「神」,其實是不知是否存在也不知是身在何方旳一些「人」吧。

早前在網誌寫及平板電腦的電源問題,雖未有主動向「大神」作出「祈禱」,也獲得了回應,老友看到了,便跟我分享了一家維修店,所以趁著周末,已大致上把事情搞定了。

果然夠神!

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

「雙十節」旗仔

10 月 10 日,即「雙十節」。童年之時,住處周圍有不少國民黨的支持者,每年一到此時,便會免費派發自行印製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。


自行印製,成本所限,加上當年工藝技術亦有限,旗子只是印在粗糙的薄紙張上,要自行找根棒子,再在旗邊塗上漿糊捲貼到棒上;旗子拿在手中常會染上色料,貼在棒上後揮幾揮也容易掉落。一度見有人以薄塑膠印製,十分精美,但也是沒有自動粘貼功能的。

有人會把許多旗子一連串地貼在繩子上,在屋前、周邊、露台懸掛起來的,看來熱鬧得很,不過也只是那麼幾天,之後所有旗子便會消失。

童年之時不知當中涉及的政治因素,只當是一種傳統習俗而已。看從前報紙專欄的結集,原來有個時期,左派右派相爭甚烈,有人為表「中立」,不去慶祝「十一」,也不去慶祝「雙十」,而是在 10 月 2 日至 10 月 9 日間慶祝「國慶」的,這種事,我當時自然不知道了。

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

運送兒童

早上在升降機中,兩對母子先後步進;然後升降機直達地面,期間先進升降機的那母親,跟後進那由母親抱著的小孩說:「為什麼要人抱?自己下來站著嘛。」

那母親的語氣和善,但說的話卻怪。她帶同那同樣幾歲大、身穿校服的男孩,也正坐在一部嬰兒手推車之上啊!


稍後,走到一家幼稚園附近時,見到帶同小孩子趕赴校園的家長,那些小孩子有的亦是坐在嬰兒手推車上,有的坐著背後有條長柄由家長進動的兒童三輪單車。

現在的孩子───或應問是現在的家長───是什麼一回事了!

孩子若走動不快,害怕遲到,便讓孩子知道要早些起床、早些出門吧,連這基本的責任、小小的解決問題機會也都剝奪了,孩子日後成了人們口中的「港孩」,失去自我照顧、自我生活能力,要怪誰人?

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

「有緣再會───我在亞視最後一年」

正在看「有緣再會」這書,葉家寶著述,黎文卓監製,黃守東主編,出品人石中英,2016 年 4 月 1 日出版。那天應該正是「亞洲電視」停播之日。


在「亞洲電視」停播之時,葉家寶是該公司的執行董事,這本書主要是以他在之前一段時間,想盡辦法要「拯救亞視」時同步撰寫的網誌。

「拯救行動」的結果已是歷史的一部分了。正因為已知道結果,所以當看到書中文章寫到如何想出嶄新的方法希望救到「亞視」、如何渡過一次又一次的難關,以及宣布有公司應可成功賣盤的「好消息」時,更令人傷感。

以一個局外人的身分看回「亞洲電視」的「死亡」,是莫名其妙的。新股東加入公司後,投放資金後若無大改動,即使全台上下不思進取,只因循繼續做著同樣的事情,可以支持的節目便一直製作下去,不再尋求創新突破,似乎也不會在如此短時間內陷入巨大困境的,但偏偏各樣變化出現,連一班最堅守的觀眾,也找不到節目可以捧場時,情況便變成無法挽回。

我不認識葉家寶先生,沈西城兄對他則讚譽有加,並邀請過他上網台節目作嘉賓。從文章中,從訪問中,看到的葉先生確有「君子」之風,不過他的所作所為,在不少人眼中,大概也有種「笨人」的感覺吧?這書出版至今,已過一年,不知葉先生現況如何?

根據「維基百科」,關於「亞洲電視」的最新情報是:「2017 年 4 月 24 日,香港高等法院正式批准解除德勤的亞視臨時清盤人職務,亞視交由上市公司協盛協豐控股旗下子公司星鉑企業接管。」

大約一年前,「亞視」停播之日,網上回憶文章甚眾,那時斗膽預測,大家很快便會適應及淡忘事情了。果然,臨近今年的愚人節,有很多人念及「哥哥」張國榮,沒多少人提到「亞洲電視」。

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

電子用品之麻煩

說是電子用品,其實主要是電腦方面,而且是關於使用中的平板電腦。不過遇上的問題,又並不是單單會在平板電腦之上發生。

正在使用 Samsung 的 Tab,記憶體不大是個令人不能用得很肆意的因素,倒不算是很大的問題,但充電池的插口位有點損壞,不能次次都能測出充電池的存在,而且充電時間也長,卻是個大問題。因硬件設計上,這插口是和機身一體的,不能獨立更換;任何強橫電子工具,不能充電的話,等如患上癌症,僅存的電力漸漸耗盡之後,工具也就要報銷了。


今天一早,見有 Whatsapp 訊息需要回應,一動手,平時用慣的輸入法居然失蹤了!連重新安裝一次都還是在軟件清單中,看不到該輸入法的存在,頓時有點兒手忙腳亂。最後一招,又再重新啟動機器,然後,哈,居然一切又正常了!

唉!看來新平板電腦這資金預算,也難逃了。

無電即死、使用時卡著需要關機重設,是不是也是常見於其它電子用品上的「通病」?

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

低溫慢煮

「低溫慢煮」成了潮流烹調方法,什麼食材、什麼菜色好像都可以用到。從前聞得有種煮菜方式,用上十數小時來把食材煮熟,詫異到不得了,現在聽得多,有人告知說什麼肉類原來花了幾天來處理,也不覺得驚人了。

新聞報導日本有家獲「米芝蓮」一星級別的食肆,以低溫慢煮的三文魚菜式被驗出有蟲。三文魚又不是什麼堅靭肉類,平時食用時也不覺得十分粗糙,也要低溫慢煮?看來不止在香港,各地都有廚師利用這烹調方法作為噱頭了!


我個人不懂下廚,以飲食經驗論,日常食材中,主要就是豬肉最宜低溫慢煮,因為煮食者通常處理豬肉時,寧取過熟而不敢取過生,但豬肉煮老了,口感和味道又可以甚差;利用低溫作長時間烹煮,既能確保熟透又夠軟稔,效果最佳。但當然,所謂「低溫」,也起碼要足夠高至殺死細菌了。

廣式燒豬肉有採用「地下磚窯燒烤法」的,也是包含著「低溫慢煮」的概念,豬皮燒好後經久不軟,極受推崇。

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

坦克燈籠

手作燈籠有捧場客,既有市場,所以仍能不衰。

元朗市政街市,把燈籠聚集擺放,成為「燈籠街」,也是一時景點;其實即使只是一家普通的衣紙店,當在門前上下放滿色彩艷麗的燈籠時,也能帶出一份熱鬧的感覺。

數兒時的燈籠款式,在許多朋友腦海中,最經典是楊桃和白兔,而坦克車造型的燈籠,則較少人記得。

坦克燈籠和白兔燈籠一樣,都是 3D 立體的,同樣底下有著木製輪子,可以用繩子拉著在地上走動。涉及物料較多,工序也較多,大概因為如此,售價會較高,這也許亦是比較少朋友童年時購買過坦克燈籠的原因。我童年之時,有次拉著在地上走動的燈籠在身後燃著了一些時間,有人指點時才猛然發現,這事記得清楚,卻記不清那燈籠是坦克還是白兔了。

很多舊款燈籠都有新製,坦克則少見;就算有人製作,亦造不像,因為沒太多造型資料的記錄。現在於網上可找到關於坦克燈籠的參考資料,是人們憑記錄繪畫出來的圖樣,是造型相似又不盡相同的款式,各自不齊全,但集合起來,也應能綜結出一個大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