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

衣物呎碼

不時被問到衫褲鞋襪的呎碼,我都不能回答。

例如購買鞋子時,總是先挑了款式,再請店家拿最大呎碼的來試穿;若那款式最大的也不適合我時,店家便會在有合適呎吋的有限款式中作出建議,然後我選一款當中較合意的買下來。所以都不怎麼去記自己衣物的呎碼。

尤其是當我知道有些衣物採用了不同的制式,你說了一個號碼出來,在不同國家的制式中,那號碼代表的呎吋也可以有段距離,覺得說到底還是現場試穿為準。

至於「大/中/小/加大/加加大/加小/加加小」的區分,更像沒有客觀準則,只是廠商把自家產品作出劃分,有時一款 T 恤的所謂「加大碼」只及得上另一款的「中碼」那麼大小,叫人無所適從。

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

膠水桶


葵涌一帶有食水出現異味,由政府供水,電視屏幕可見市民帶著膠水桶挽水回家。突然想起現在家中,比較大型的膠水桶也已經少了,萬一遇上同樣情況,要去拿水,一時間也未必找得到足夠的膠桶。

在人們常提起那段制水最利害的年代,我們的家中膠水桶不止多,而且有一隻超大型的,以當年我們的年紀及體型,要屈身其中再把蓋子掩上藏身其中,沒有困難,現在當然絕對不可能了。

沒有注意,但猜想那巨型水桶,應也是「紅 A」的出品吧?還記得很清楚它是淺綠色的。那水桶曾一度用來收藏雜物,應是沒穿沒爛的,最後被丟掉了,不知是什麼原因。

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

看漫畫,殺時間


「愛殺」一名,似有過同名的日本漫畫,也有過同名的電影;我看過的只有香港漫畫「愛殺」。看到 Blog 友近日所寫的東西,便想過這本書。

當年「自由人」出版的漫畫,「刀劍笑」我買得較多,至於「愛殺」,不算買了很多期,已經停止了。後來我才聽聞那個時候,「愛殺」的銷量比「刀劍笑」還高,很感驚詫。

「愛殺」是寫殺手集團的故事,編寫手法並不老套,人物的描繪也很立體,故事情節也不是不好看的,不過這書甚有電影感,對白、旁白不多,武打場面相對地又比文場戲份的比例高,情節推進爽快,這些本來都是優點,卻令到一本書很快便看完了。

並不是說以「是否相宜」來衡量一本書的價值,不過閱讀對我來說,目的是消磨時間,一本書只能支持三五分鐘的享受,未免太短,所以終於沒再購買下去。

漫畫出版人中,「牛佬」文啟明較懂得計算市場,他常在旗下作品中,加入不同形式的專欄,有些甚至是純文字的,內容亦未必和漫畫內容直接相關,我認為這種安排,也是想增加書本的「抵買」 ( 值得購買 ) 程度,以維持銷量。

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

「漢化組」的「補全版」

在互聯網上,有不少侵犯版權的行為,把一些讀物化成圖像後,在網上供人瀏覽,賺取金錢。同時,也有人不是出於惡意,就一些創作品進行「二次創作」,在原作的基礎上,產生出自己的創作物。

有些朋友,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侵犯了版權,把外國的圖書或影片,加上本地文字,再免費供人觀看或下載。這種行為,並不少見,行為本身涉及不少工作,又要進行翻譯,又要製作字幕、重新剪輯,勞耗心力,才能把事情完成,最後卻又把產物無償分享出去,如此「無私」的行為,都叫人不知應否加以讚許。

把外地圖書或影片加上漢字的朋友,有個稱呼,叫「漢化組」。

顧名思義,「漢化組」的主要工作,就是把原作中的外文變成漢字。有些漫畫,會把某些聲音繪畫成立體字型的,那便變成了畫面的一部分,「漢化組」若硬把原來的卡通字型刪除,僅代之以相對的漢字,便會把原作畫面破壞了,工程也不小。記得看過一些中譯日本漫畫,原作的一些文字是植了在網點之上的,「漢化組」若只把那地方塗白,之後加上漢字,那處塗白會變得礙眼,所以他們便在補上的字條上加上網點,並盡量令新加網點和原作網點相吻合。「漢化組」若存有這種心思,即使造出來的效果不佳,大家都會欣賞。

盡量減少新加素材對原作的負面影響,已是難得,近日聽得有「漢化組」,更會設法把原作優化了。他們除了處理文字外,因有見於原作作者有事交不出完成稿,即使在日本方面,推出的稿件也只是未著墨或只完成了一半的草稿,竟然自行出錢又出力,找人把那份草稿按照原作者筆觸畫成完整的作品!如此行徑,真是叫人詫異到不得了,值得所有人替他們鼓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更多有關版面可自行在網上以「漢化組補全版」之類關鍵字搜尋,以下報導是其中之一個參考:


https://kknews.cc/zh-hk/comic/8xmkaoe.html

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

主筆數量

年前得友人送贈一本「就這樣繼續吧!」,該書的副題是「馬來西亞當代漫畫人淺訪深談」。後來得知該書再推出了第二卷及第三卷,故託人購買及寄到香港,上個月底收到了。

正在閱讀卷二。和卷一相同,書中採訪的嘉賓,所談到的人名、書名、出版社名稱,甚至地方名稱,對我來說,都是陌生的,不過由各漫畫人述說自己的入行經歷,一路讀來,又覺得有份親切感。也許因為他們談到的工作情況,是常在香港漫畫專欄中聽聞過的。


幾本書的訪談,簡單淺白卻又不沉悶,相當好看。

令人有點黯然是是,見三本書共訪問了 80 多人,主要都是漫畫主筆,而且不乏年青人,想到若在香港要進行同樣項目,數得出的主筆又何來有 80 人之多?

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

透明美


佐敦區有個商場,扶手電梯的周圍都是透明的,相當少見。

機器的運作,通常都是由多個組件互相作用而成,組件和組件之間的相對位置,以及彼此間的配合,需有明確設計,稍有偏差便可能運作不到; 組合的各自運作又會有固定頻率,不同組合的小頻率合起來又會形成一個大頻率,產生出一種恰到好處的和諧節奏,很具美感。

有種音樂盒外殼刻意地造成透明,讓我們可看到內裡零件的仔細運作,增添魅力。

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

高血壓新標準


多年來進行的身體檢查,除了明顯超重外,若根據多項主要指數,就只是血壓處於上限的邊緣水平,其它如膽固醇、血糖等因素,都在所謂「健康」範圍之內。

數年前開始服食降血壓藥,初時醫生說以「140/90」以下作目標,但到稍有進度時,又說目標應是「120/80」。當時我聽到,已有一種醫生在「搬龍門」的感覺。

這兩天見有新聞,說「美國心臟協會」宣布收緊高血壓的標準,由「世界衛生組織」在 2003 年沿用至今的標準,即「上壓140mmHg / 下壓 90mmHg」,收緊至「上壓 130mmHg / 下壓 80mmHg」已屬高血壓,此舉令美國的高血壓患者急增 3,000 萬人云云。

這是一次正式「搬龍門」的動作,但是我發現,即使是經過美國這個「收緊標準」的動作,醫生替我設定的目標水平,早已比起美國的新標準更嚴格啊!

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

搭棚大師?

在香港,大廈外搭建竹棚作維修,是一大特色,不過本地人遇慣了,見怪不怪,少有注視,在外地遊客眼中,才會視作景點,拍照留念。

就算是我們這等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居民,見得多這種「搭棚大師」,其實也還是會碰到些新鮮事的。

可能多數見到的維修都是比較矮小的唐樓,在高處要用的竹枝一根一根地從地面傳遞上去,也不用傳太多次,所以沒印象遇過如此情況:在高層的棚架上吊著龐大膠桶,上面有一堆竹枝插在膠桶內,像筆在筆筒中,應是備用。地面上行人如常往返,不察覺亦不獲通知上面有工程在進行,可能有東西會從高處墮下。



另一個例子,在樓宇外牆的「狗臂架」上舖上竹枝,便成了張「安樂椅」,坐在露天之下,逍遙自在。



香港的「搭棚大師」何其多。

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

高深藝術?


具有藝術性的人事物,不時會令人有莫測高深的感覺;反過來說,有時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,也會被認為具有藝術性。

這個信箱模樣的東西在上海街某舖位前,木製,加上了鎖後,看不到有任何地方可以投入信件,所以實際是否真的信箱,也不能肯定。

因為該舖位常有社區活動舉行,這個我直覺上以為是「信箱」的東西,或者原來是件藝術擺設?

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

打賞


今天的網絡世界,創作容易,發表也易,不過要用成品來賺取金錢,卻殊不易。

既然作品在網上可以免費看到,誰還會掏腰包來買?所以現在有種方式,叫「打賞」,瀏覽者可隨心隨意付款給創作者,通常金額不會很高,能以此為生的創作者甚鮮。

若把這種「打賞」看成是「施捨」,未免太自卑自憐,卻令我不禁聯想到傳奇故事中街頭賣藝後等待圍觀者打賞的情節,傷感難免。